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中太/芥太】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ABO)


*灵感来自电影《低俗小说》。向原作及导演昆汀致敬!

芥川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空荡荡的白色皮沙发,太宰治不在,他刚这样想了没一会儿,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在这个有些过分私人化的空间里响起来,“芥川。”他的声音有些慵懒,带着点线条感,形状就相当于一只细脖子的花瓶,听上去很轻佻。芥川龙之介下意识的往四下看了看,他看到沙发旁边堆着歪歪扭扭的画板,上面画着好像痉挛的肖像画。太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透过话筒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失真,像隔着一片香烟的烟雾。他告诉他,去对讲机那边。芥川觉得这真是一个马虎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对讲机在哪里,索性这间屋子里的陈设少得可怜,他轻易地找到了墙壁上的对讲机。

“你好。”芥川的语气一板一眼的,乍一听有种怪异的可爱,太宰治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吧,你可以去酒柜里拿点喝的,我马上下来。”

芥川没有去拿酒,甚至也没有坐下,仅仅是干巴巴地站在那儿。他搞不懂为什么他的上司——中原中也,会让他来照顾他的omega。芥川少言,在人际方面显得慢热又木讷,或许这让中原觉得他很老实,这才把太宰交给了他。据说太宰是个特别让人不省心的omega,他的秉性风流,根本没有传统omege的道德观,哪怕是跟中原结婚了也能半夜跑出去乱搞。中原中也几乎被他气死,现在只要看见他身边有个alpha就要开枪崩了那个A。加上太宰治乐忠于自杀,往常因为中原从中作梗,成功率近乎于0。最近眼看着中原中也要去俄罗斯出任务,怕没一个alpha镇着他的话他会鬼使神差地死在哪条阴沟里,中原中也不得不派了芥川看着他。任务也就两个:1.陪太宰玩 2.别让他死成了。

“因为太宰治很容易无聊,一无聊就要去寻死,假如你能让他玩得开心一点会省下很多麻烦。”那时中原中也这样对芥川说,芥川惊异于一向暴躁的中原中也也会在omega的事情上缜密,而能被中原标记的omega也一定不一般。

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轻飘飘的,与地板有些粘连。芥川抬起头,看到一个又瘦又高的男子正从二楼走下来,他的五官生的很有一种阴郁的漂亮,眉毛细长,一双桃花眼,就是皮肤太过苍白,显得他的面容似乎有一些灰气在,倒像是一种噩梦一般的美了。他露着的手和颈子都缠着绷带,打着一副光脚走到了芥川面前,然后他说,“我们走吧。”

芥川龙之介,在黑手党内部打摸这么多年,第一次,第一次带omega外出。

他开着中原那台拉风的红色跑车,太宰治坐在他旁边,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贴在窗玻璃上,芥川能在玻璃上看清他那张脸:像是鬼魂一样浮露在外,红红绿绿的车灯从上面滑过。他在抽烟。其实他抽烟的仪态很优美,又有一种瘾君子独有的疯癫。风很大,他嘴里和手里的烟都被风带着呼啦呼啦地往车屁股后面飞,拉成一道很细很细的灰色沙漠。

察觉到芥川看他的眼神,太宰治抬起头来冲他笑了一下,是眼珠吊在眼尾,看着他笑的那种笑法。芥川以为他要说小心点开车,可他没有,他又低下头去咬那一点点烟。他们开了大概十五分钟,最后到了中原中也钦点的那家餐厅,名字很幼稚,叫“Rabbit”。中原中也的控制欲惊人,他交给芥川的纸条上几乎写上了太宰未来三天所有的行程,准确的说是他该有的行程。他先下了车,很绅士地绕到另一边给太宰拉开了车门。太宰治没有动,他翘着二郎腿,手指还死死捏着那支烟,几粒烟灰落在他的膝盖上。芥川不方便催促,也就与他僵持着,太宰治终于在换腿的时候开口说话了,他说他不想去。

“这是中原先生为您安排的餐厅。”
“操他的中原中也。”
太宰治笑了起来,他笑得似乎要从喉咙里咳出腺吅液,芥川眼睁睁地看着他扯住自己的领带,把自己往下拉——他贴在他的耳朵边上说话,温暖的呼吸带着omega甜丝丝的味道,像昆虫的小脚伸进了他的耳朵里,“去帮我买几瓶酒,然后带我离开这个地方。”他的手指在芥川领口的那只温莎结上意有所指地摩擦着,指纹在光滑的结上发出沙拉沙拉的声音,这声音和他的说话声混淆在一起,光凭声音营造出一种梦幻而又风情的氛围。芥川几乎是下意识地答应了,他在下一秒才发现这家伙绝对是一个调情高手。太宰治放开了他,冲他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芥川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脸红了,但太宰治的味道像烟一样停在他的鼻尖,太宰治,他一直让他联想起烟,烟尘,烟火,甚至是佛堂里点起的青烟。

但不管怎么样,太宰治是用来宠的,芥川还是替他去便利店买了两瓶啤酒。这回他上道了很多,刚上车就问“去哪里”。

“不知道,”他扳开了一听啤酒,“往前开。”

夜间的风吹得芥川两颊冰凉,他听见太宰的领子啪嗒啪嗒地拍在脖子上。太宰任性得不得了,一直指使着芥川往前开,再往前开,他们绕过了中城大厦,从车流的高潮中脱颖而出。离开了闹市,空气变得凉而凝止,头顶的天堂闪出一点若隐若现的轮廓。太宰的头发在风里作响,他的发梢又飘出了甜味,像是夏天的味道。芥川诧异地发现这种味道越来越浓,他回过头,太宰的眉眼都正对着他,笑得像一只狐狸,芥川猛地踩了刹车。现在他闻出来,这味道是烂了的橙黄色的果子,人和果实都只有在腐烂的时候才会散发出这么馥郁的香气。中原中也的味道也很冲,像加了香料的烈酒,又像一滴暴风雨,让人的鼻腔发冷。可他依然压不住太宰治,太宰治太过边缘化,他的味道更像一种熏香,譬如死亡。难以相信一个人类的身体会有这么大的容量,承受这么极端的香气。芥川看着他,太宰治漫不经心地解开袖口的纽扣,把袖子往胳膊肘上推。那一瞬间芥川觉得没有任何一个alpha的标记能抹去太宰治的味道,颓靡的香味,浓烈的;甜味里嘶哑的苦味和腥味,那是世俗的味道,可又有一股高高在上的烟味,具有禅与美的意象。太宰治侧身揽过芥川的脖子,缓慢地亲吻他的嘴唇。芥川龙之介思考了一下被老大发现之后从阳台上踢下去的画面,一把扣住他的脑袋与他交换了那个疼痛的吻。太宰治的笑声在他的喉咙口响起,芥川突然觉得头疼,太宰治不会属于那些第一眼就为他着迷的alpha,因此他不会属于中原中也与芥川龙之介。他的香气钻进了芥川的胃部,芥川只能拼命吻他。管他的呢,他对自己说,忘掉了中原中也的手枪和二十一楼那间阳台。在那么一会儿太宰治轻而易举地成为了他的全部,他不再去想太宰治为什么吻他,或许他就是想做一场,或许他就是那种干什么都没有原因的人,他只是想与生活做点没什么意义的抗争。

芥川搂紧了太宰治,在他的皮肤上听见了叹息声。






End

*仅仅是一条复建的小鱼,坚持看到这里的都是真爱❤️












评论(22)
热度(355)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