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敦太/中太】太宰治一代一不小心标错cp啦,干脆重发一下。谢谢提醒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64660570678563#_0 4 78
【中太/芥太】狼狗生活*我真的很喜欢中太和芥太的搭配中原中也非常清楚他为什么会选择这个男人。那家伙坐在小区路灯下的马路牙子上,慢悠悠地抽烟,外面有一点点下雨,可他全身都是湿的,湿得很不像是淋了小雨。中原中也看着他的头发淅淅沥沥地滴水,像额外下了场夏天的雨,把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小小的阴云里,路灯照不进去。中原中也想,这就是绝佳的抢劫对象了,不是因为他湿得个水鬼,是因为着他穿那一身好衣服:有风衣,有衬衫。这在中原看来真是很昂贵的搭配,于是他就在一边站着,盯这个男人。不一会,男人站起身来,中原就小心地跟上去,他一路跟着男人进了大门,上了电梯,乃至临近家门口了;男人还是慢悠悠地把钥匙往锁孔里捅:“怎么?谋财还是害命啊?”... 6 166
【龙獒】甜食藏獒(一发完) @不留痕 提供的梗,吃冰淇淋没节制的甜食控需要龙队一边宠一边管x 马龙到哈根达斯的时候,张继科正伏在桌子上专心对付摆成一溜奥运五环的五杯冰淇淋,他吃得很有指向,马龙知道他的口味,也知道他吃得最欢的大概是下头两个三明治味的和香草味的,他走到他对面坐下,张继科头也没抬,就含着一口半化的冰淇淋,闷闷地说了句“你来啦”,一点也不吃惊似的。其实今天张继科不止请了马龙一个,但因为大家都清楚他们两个的关系,也就换着法子给他们创造约会机会,一个个嘴里都推脱着有事,最后就只剩下马龙一个还得闲去见继科了。 “嗯。”马龙也不知道怎么的,一听张继科的声音就傻乐,不免笑了几声,张继科也被他... 26 156
【APH】The Crooked Kind(法英)*灵感来自同名歌曲*想写不一样的亚瑟和弗朗亚瑟被扇了一巴掌。他刚刚在跟自己的家人吵架,15岁的青少年说起话来总是没轻没重的,总归就是头脑发热,心脏突突突突地跳,他拎着一把嗓子使劲吼,说了些什么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但好歹是把声音喊得像个叛逆少年了,最后他来了个很没道理的总结,他说他才不是他们这群人的血脉呢,他们都是歪种。然后就有人一巴掌招呼到他脸上了。亚瑟惊得瞪大了他那一双本就睁得很大的绿眼睛,他的脸又小又白,面颊又被饿瘦了,一双眼睛就显得格外大而圆,再加上是少见的灰绿色,因而也就成了他整张脸上最高挑最出彩的部分了。他眼睫毛也不动一下,直愣愣把打他的人盯了三秒,然后一颗眼泪就从颧骨上掉下来了。这么... 3 54
【中太/芥太】文森特和马沙的妻子(ABO) *灵感来自电影《低俗小说》。向原作及导演昆汀致敬!芥川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空荡荡的白色皮沙发,太宰治不在,他刚这样想了没一会儿,就听见男人的声音在这个有些过分私人化的空间里响起来,“芥川。”他的声音有些慵懒,带着点线条感,形状就相当于一只细脖子的花瓶,听上去很轻佻。芥川龙之介下意识的往四下看了看,他看到沙发旁边堆着歪歪扭扭的画板,上面画着好像痉挛的肖像画。太宰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来,透过话筒传出来的声音有些失真,像隔着一片香烟的烟雾。他告诉他,去对讲机那边。芥川觉得这真是一个马虎的家伙,他根本就没有告诉他对讲机在哪里,索性这间屋子里的陈设少得可怜,他轻易地找到了墙壁上的对讲机。“你好。”芥川的语气... 19 313
【APH】Kiss from a rose(英米) *灵感来自同名歌曲“I compare you …他在舌头与牙齿间轻轻地念着,气流进出往复,在柔软的嘴唇中部爆炸,“…I compare you…to a kiss from a rose on the grey.”阿尔弗雷德笑了起来,嗒嗒嗒,打字机开始噼啪作响。阿尔弗雷德的下午通常是懒散的,大概有几听啤酒和一张黑胶唱片,窗帘拉开以后能看到阳台上伸了一半的金色阳光,稀稀拉拉的植物影子。那盆小家伙还是上一个租这间屋子的人留下来的,因为阿尔弗雷德从不给它们浇水,已经有一些干了。有风的时候掉了的叶子会被吹到房间的地板上,那些叶子萎缩,深绿色,边缘发黑;阿尔弗雷德喜欢把它们踩得嘎吱作响,或... 5 93
【EC】你想来个拥抱吗?*一发完小甜饼*有能力AU*有幼年的Erik和Charles说起Erik的童年,那可真的算得上是不幸。作为一名变种人,他完全仇恨自己的能力——控制金属。虽然这听上去很酷,但就现在而言,还没有任何一点迹象可以表明他是在“控制”金属。“Erik,快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Erik正在学校的食堂里上蹿下跳,无数铁质的勺子、叉子追在他身后,妄图贴住他。以前还真有过这种情况,他被那些闪闪发光的餐具贴了一身,看上去就像一只漆成白银色的巨型甲壳虫。不得不说这是非常尴尬的,但某种程度上而言Erik是习惯了,他甚至还被学校里那群有钱人家的孩子取了个绰号:被金属追杀的小男孩。这真是个非常有西部风情的称呼,但确... 17 194
【鲨美】花样年华*RPS!*原梗来自梁朝伟先生(。很多年以后,当他又一次坐在影展上,《X-MEN First Class》的主题曲响起,屏幕上出现James笑起来时沉静的蓝眼睛,就像是一片磷光闪闪的沼泽在心里泛滥了,他感觉胸腔发紧,眼球温暖,接着眼泪就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摄像头的灯光追逐着眼泪的气味,他用力克制住情绪,眼睛却情不自禁地朝同样在场他看去,James,原来像这样子的男人是不会老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好看,他看着他笑起来,美丽的面庞焕发出和当年别无二致的光芒,如同一片湖泊。他发现原来真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像梦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James笑起来很好看,这在当时的片场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他笑... 1 62
【APH】Teenager Dream!(法英 米加 娘塔露中) *cp见标题*疯狂的青春故事(。*部分灵感来自《恋爱学分》、《春假》亚瑟咬着一根烟走进房间,他挑衅似的扬起他颇为标志的下巴,冲弗朗西斯指了指,然后把烟从嘴唇上取下来,“抽过烟吗?”他问。“哦,当然,宝贝儿。但我猜你这根烟是加过料的,假如是你这种的话——很遗憾,没有。”他听见亚瑟喉咙里传来一阵压抑的笑声,一种有些得意洋洋的、不怀好意的笑声。他看着亚瑟爬上他的床,膝盖跪在床单上,慢慢地,就这样走到他的面前。“我来教你吧。”他强调一般将烟向前伸了伸,但弗朗西斯没动,只是斜挑着眉毛。于是他说,“那我们换一种方式,我吸一口,然后吐出来,你离我近一点儿,用嘴把它们都吸进去就可以了,怎么样?”弗朗西斯发现今... 1 59
【鲨美】全世界都想让你们在一起 *RPS!*一发完小甜饼!*没有妻子与女友的AU(。James很美,Michael知道,所以他将每次见到他时的心动归结于这个原因。毕竟他有着那样的蓝眼睛,蓝色的,偶尔像是混杂着银色或绿色的眼睛,散发着欧泊特有的光芒,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面流淌着纯正而透彻的液体。James的眼睛总能让他想起图画书里描绘的星球,并不是这两者很相像,只是精神层面的,感觉到James的眼睛像一颗星球。有人说从James的眼睛望进去,看见的会是大海,这点Michael是不赞同的。他觉得应该是烟雾或者沙滩什么的。毕竟比起大海,James的那种美更细腻、更均匀。有时Michael觉得“美”这种词语就是拿来形容James的... 5 86
【APH】Filth(法英)*有女装元素注意!*有肉渣注意!*部分灵感来自电影《污垢》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某个下雨天,雨刚停的时候。街头又湿又冷,房檐上的积水滴下来,黏糊糊的,像被煮烂的肉体,散发着一种很独特的香气。他站在街道的边缘,贴近小巷的地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披着风衣,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我是个同性恋,按照道理,我不会喜欢这种穿着女装的男人,可他是个例外。他没有一点女态,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清的阳刚,闻上去像是有点冷的狗的鼻子。但他就这样穿着裙子——也不是看到,也不是闻到,就是让人感受到一种癫狂的诱惑。我走近他,告诉他我叫弗朗西斯,然后问他的名字。他抬起他苍白的手腕,夹着烟的手指举到眉毛附近,我在明灭不定的火光间看... 9 79
【娘塔 西北风】洛丽塔*cp法露*成年法姐x12岁安娅 真•洛丽塔 师生play 雷者慎入*某些敏感词会用 吅 隔开*这篇是在学校看《洛丽塔》被没收了书 怨念的产物(哭泣安娅,我的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很多次很多次,当弗朗索瓦丝在办公室和安娅做吅爱,她的眼睛会透过爬着散漫绿萝叶子的窗户往外看,那通常是下午四点半或五点,孩子们刚放学。“孩子”,或是“少女”。这是很罪恶的词语,弗朗索瓦丝知道她在做什么,她很清楚。但她没办法,她得这样做,不然她就活不下去。安娅坐在她的大腿上,她的棉布衬衫滑落,露出带着一些蜜色晒斑的白皙肩膀。弗朗索瓦丝看到她火热的颤抖,她渴望亲吻的怯生生的嘴角;于是她吻住她,眼睛往外看——... 9 77
【XMEN EC】泽维尔庄园(甜/一发完) *无能力AU*这里的Charles还是第一战风情万种的小教授x“Charles,Erik回来了。”Raven抱臂倚在门口叫了一声。Charles慵懒地躺在床上,脸上盖着一本书,正难得地享受午后的小憩。阳光温煦地照在他的身上,好像他整个人都毛茸茸的,微微发着光。他看上去真的是累极了,衬衫和背心都没有脱,皮鞋有一半横在床底——可是当他听到Raven的话,他还是非常灵敏地跳了起来——“Erik回来了?”他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试图驱赶那些黏糊糊又梦幻的睡意。Raven就这样看着他,看他很快将衬衫扯得平坦,然后蹬上皮鞋往外走——走了一半,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问了一句:“Erik在哪里?”“楼下,在... 106
【APH】单车飞行(法英)当弗朗西斯再一次躺在圣保罗医院的病床上时,说实话,他切切实实体会到自己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亚瑟了。上一次,还是在这儿,亚瑟就板着他格外古典的英国绅士的脸对他说,“弗朗西斯,我确定你该换个工作了。你知道——他皱了皱他像版画一样分明的眉毛,用一种格外严肃的语气说,“你知道,大家都会担心你的。”他说“大家”,没有说“我”,他太过吝啬于这个字。虽然这也是他可爱的一部分,但有时这会让弗朗西斯渴望看到他的眼泪,他天然的忧虑的神色——不过似乎只有弗朗西斯第一次受伤的时候有让他暴露情绪。不是说明他不关心,只是——亚瑟•柯克兰,他太过理智,也太过善于适应。或许每一朵英伦玫瑰都是这样,脆弱、犹豫、悲伤的花... 6 79
【TSN ME】Physical Love(一发完/甜/肉渣有)*梗来自铃堡太太的异常浪漫三十题:“只有我能对你造成物理影响”“宝贝儿,你很辣。但你在床上实在是太冷静了,所以我觉得你其实并不想和我睡。”Eduardo在新加坡的最后一次sex大概是在一年前,完事儿后的第一个早晨,那个男人一边咬着烟穿牛仔裤一边很费力地跟他这样说。Eduardo不知道怎样回答他。他从来不是一个禁欲的人,可事实上他这样已经有段时间了。具体大概也就是从他离开了Mark开始…那种甜蜜的激情消失了。有时,在床上,尽管他想要接纳,但他的身体替他回答了一切。他的皮肤太过冷漠,任何火热的抚摸都不能燎原,这就好像是没有任何人能对他造成物理影响一样。这没什么,但可悲的是,Eduardo知道,曾经... 10 67
【TSN ME】特别任务(特工AU/甜/一发完) Mark被厨房里的动静吵醒。Wardo,一定是Wardo,他在枕头上愣了两秒,翻身下床,把地板上隔夜的休闲裤拾起来,很快地套上了,然后顶着他那一头乱蓬蓬的卷发朝客厅走去。“Morning。”听到脚步声,Eduardo慵懒地问候了一句,他正在安排面包、奶酪还有肉。此时他已经把围裙解了下来,深灰色衬衫的袖子捋到肘以上,露出那一段深刻的手腕和像小雕像一样秀美的小臂线条。他很认真,或许没有人告诉他——他这样很性感。事实上就是在类似于早餐这样的细节上他与马克不一样,他对此的偏执或许可以理解为是对生活的一种渴望。仔细想想,Mark已经和Wardo搭档很久了,三年?大概是的,在遇到他之前Mark从来没想过自... 20 73
【APH】Free Loop(法英)好久都没有发文了 大家还记得我吗x 这篇灵感来自于Free Loop这首歌…歌很好听啊!Free Loop (法英)弗朗西斯开始修复这架钢琴。他已经上紧螺丝,把那些不合时宜的琴锤扶正。现在,他不想面对那已经失去任何一点音乐素养的击弦机唉声叹气,于是他开始用小锉刀慢慢地修琴键。那些键盘像是脊柱都断了一样塌下去,重得如同刚从水里提起来的裙子。弗朗西斯试图唤醒这些沉睡的精灵,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好心。弗朗西斯是在街角捡到它的。那个晚上街上几乎没什么人,他在垃圾桶的后面发现了这架琴。它委屈在潮湿、充满积水与臭鸡蛋味道的城市灰色地带,狼狈而尴尬。完全失去了作为乐器的风度。毕竟它的每一寸皮肤都几近... 9 89
【娘塔 西北风】Eversleeping @一颗tsumi 的点文w 诸位,我爱吸血鬼索娅 ———————————————————————— Eversleeping(法露) “尤妮娅—— “干啥。” 西班牙女人撩着石榴花一样的大裙摆,她脚下是一条完整石头铺就的路,高跟鞋踩上去像印度人的牛皮鼓一样砰砰响起足音,在本就逼仄的地下室里显得明晰而悠远,让人怀疑是来了一队自由舞者。 “别拿你打仗时的速度走路。” “是你走得太慢了。” 尤妮娅捏紧了手里的花枝烛台。蜡烛橘黄色的光照在冰凉四壁,晕出一点点黪淡的蜡黄,居然让人想起了弗拉•安吉利科的画。光像水一样从墙壁上划过... 6 76
【娘塔 西北风】钢琴之森安娅从长长的黑暗走到舞台的灯光下。她昂着专属斯拉夫的高傲的脖子,锋利的线条从眉骨一路划到下颔。音乐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是只献给安娅•布拉金斯卡娅的掌声。安娅很优美地行了个礼。她抬起头,漂亮无声的紫色眼珠泛着黄昏与欧泊石的光彩。她慢慢顺着在场每一个人看过去,于黑夜中用肌肤享受他们如火的热情。观众、钢琴、弗朗索瓦斯。这是构成安娅的全部,是构成现在的安娅的全部,是她永恒孤独中唯一一颗卫星。她用整个生命去爱她们。她坐到钢琴前,匀称的双臂有雪山与羔羊的曲线。此刻,它们既紧张又放松,既静谧又狂野。还未因五线谱驰骋于广袤昼夜之间,却已自身迸发出精致的音符,就好像安娅本身就是一首歌。她坐在万众瞩目之上,诸神... 9 47
【APH】氧不足预警(英米)说好的英米xxx 极速摸鱼系列氧不足预警(英米)临行前亚瑟拍了拍脸,试图让苍白的双颊显出些微气色来。他抖干净手上的水,像往常一样从洗手池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包便携式绿植。像每晚撕开避吅孕吅套一样用牙咬开了它。植物的叶子跟糯米纸一样薄,蔫巴巴的,绿与水分一同收缩,反显得浓酽了,这样一小棵软趴趴的家伙,它将提供接下来七小时的氧分,用起来简直就跟女孩子的卫吅生吅巾和药棉一样。亚瑟把它用水润了润,叶子稍稍舒展了些。茎下细密的根须依然如苍蝇瘦弱的脚。亚瑟从兜里掏出他的玻璃瓶。里面是三天都没换过的培养泥土,土里有些阿尔弗雷德刻意塞进去的碎果皮,他坚信腐殖质能让泥土更有营养。事实上这种自然的东西跟化学制品配在... 4 44
【APH】Wuthering Heights(法英) #有肉渣!注意!#Wuthering Heights(法英)我的朋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是个很奇怪的人。他好像永远很孤独,尽管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各式各样的人,各式各样的,喜欢他的人。他乐意对每一个冲他示好的人微笑,愿意在他们身上花费时间,可我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真的以此而开心。他往孤独里掺蜜,让它们尝上去跟朗姆酒一样醇厚而迷人,可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他是真的孤独。那种孤独,好像寒风凛冽后苦涩的嘴唇,那种孤独。可他以前并不是这样的。我问了弗朗西斯为什么,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关于他的小希刺克利夫。————————————————————————————————那是一个夏天,如神经病一般阴郁的夏天... 19 72
【娘塔 法英】Moomlight#嗷嗷嗷当初说好的给@瑾琇 的吸血鬼法姐x吸血鬼猎人罗莎!#罗莎•柯克兰在刷手机之余不断地将目光投向教室靠窗的那一边。那儿,弗朗索瓦斯正将额角贴着窗玻璃和一群麻雀一般喧嚣的姑娘们聊天。透过那群姑娘高高低低的肩膀,罗莎看到了索娅金到反着光的卷发和一半依偎着阳光的脸庞。她正大声和那群女孩儿们调笑着,嘴唇上涂着那种不适合年轻女孩儿的大红唇彩。事实上这和她很相宜。罗莎知道。毕竟她来自穿全骨撑紧身胸衣的年代,像覆盖着厚厚菌膜的黄葡萄酒。她已经老到足以驾驭这种色彩。罗莎在心里面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她的目光慢慢向下,接着她看到了那群姑娘丰满的大腿,她们的腿逢里就是弗朗索瓦斯不羁的波点牛彩裤。她正有一下没一下地... 1 45
【娘塔 西北风】镜头加热叽叽叽叽生日快乐叽叽叽叽生日快乐!! @冬寂 提前两天看我爱意x 弗朗索瓦斯悬浮在海水中,笔直的,像茶梗一样悬浮在海水中。虽然这水已经够浅了,却依然让她有穿越时间,纵向延长的错觉。 她慵懒地游动着,盐分小口噬咬她的肩头。她把熔金一样的长发在水中抖开,想像它们像水草一样沉浮,逐渐筛出阳光的影子。 水,无边无际的水,连接大陆彼端的画廊。 弗朗索瓦斯穿着性感的比基尼——她舍弃了笨重的潜水服,只装备了摄氧工具和穿戴在脚上的,像青蛙趾间黏膜一样的东西,她用它们行动。索瓦斯单手把她视作珍宝的防水摄影机摁在胸脯上。她像人鱼一样灵活。 “安娅。”... 9 67
【APH】天堂(法英)“亚瑟?亚瑟?”弗朗西斯难得殷切、期待地呼唤着。他的声音温柔,许久没被喉咙翻新过,微妙沙哑,却是累积时间厚度的动听。“什么?”亚瑟从浑浑噩噩的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神色带着一种长跑过后的恍惚。“接下来的,能帮我记下来吗?”“…亚瑟不耐地叹了口气,他伸长手臂,侧身去够床头柜上128x186mm的硬抄本。他将它摆在大腿上,抽出别在扉页的中性笔,熟稔地翻到紧接前文的崭新一页,一步到位,动作跟某个贴身秘书一样利索。“说吧。又是什么样的著作?”他摸了摸本子的内页。几年了,纸张早就不复年少了。它泛了黄,渍了水,摸着又湿又凉,每况愈薄。他又掀起眼皮看了看弗朗西斯,对方还是乐呵呵地盯着他,没一点动作... 15 78
【APH】5000千米外(法英)亚瑟状似慵懒地歪头斜睨着窗外的景色…虽然那也说不上是景色。天地之间都灰蒙蒙的,云的裙脚垂下来,无声无息压缩着人类活动的纵向空间。他摸了摸膝盖。厚实的珊瑚绒毯斜斜地盖在他的腿上,暖和得要命。积蓄过多的体温从毯子表面沁了出来,很柔和,像暖炉。亚瑟把手搁在那上面。那热量大概够缓和一下他手部的低温了。他的手指甲已经被冻成了难看的青紫色。亚瑟感觉吸进的气体从鼻翼根部起滞涩,带动他每一次呼吸都嘶嘶有声。这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于是他调整呼吸的频率,像长鲸一样悠长地吐纳。他的胸脯有规律地起伏,他安静下来了。他突然很想站起来。他缓慢地转动轮子,臂膀像蝶泳运动员一样活动起来。他费力而又笨拙地,在一次次刹车与... 5 42
【APH】谈纸之间(法英)我把最优美的词藻,像整理蔷薇花瓣一般严谨,细致地捋平,再将指在柔润的花面上稍加勾留,让层层卷曲的花缘内外相扣,然后,我创造出了你。—————————————————————————————————————弗朗西斯放下笔,深深地叹了口气。钢笔的钛金笔尖在泛着珠光的亚光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湿润的墨色脚印。他用手肘撑着古朴的原木书桌,食指与中指有节奏地按揉着眉心,像是在抚平版图上的山地与丘陵。似乎是感到有些热了,他弯曲指节用指腹拉下逼近咽喉的领带。然后他微微坐直身体,长年亲吻笔杆,微生薄茧的食指温柔而又暧昧地划过稿纸上一排排秀丽的圆体字,仿佛在探知墨水的温度。“亚瑟•柯克兰。”他略带砂质的声音缓慢,... 7 54
【APH】地下铁(法英)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清晰地知道我在做梦,我梦到城市地下的地下铁。它们就像地底的怪兽,沉没地载着我奔向远方。车厢逼仄又偌大,车顶压抑地悬浮在头颅上方,不依附任何而存在。我的目光无法穿透它,无法上行,无法看到星空。我左右手两侧都没有人,或许整个车厢都没有人,除了我。我听到寂静。我宛如车厢肚腹里的婴孩,蜷缩在世界的子宫里。我仿佛没有见过天光,没有见过大海,我的视网膜是全新的,是未加抛光的生涩。我知道列车相当长,长到看不见尽头,车头在视线消失点的更后方,轨道无限延长。我不知道它要载着我去往何方,或许是天堂?我错了。就在我思考着我是孤身一人的十分之一秒后,几乎是电光火石,我看见了那个人。他坐在离我不算近... 14 70
【APH】at the end of the world(米加)马修微微仰起头。熹微晨光下,与血脉相连的透明软管闪出点点粼粼之光,刺眼的银色针头扎进皮肤里,宛如太阳的最后一脉光线没入苍白的地平线。马修望向窗外,他看见干净的蓝天像隔壁娜塔莎小姐洗褪色的裙,他看见一团团奶沫状的通透白云散发着淡淡玉石的光,他看见世界在发光。然后,他就只看得见云下句号般倏然飞逝的白鸽。—————————————————————————————————————“请让我见一见我的孩子。”绅士冷静地开口。他抿着一张嘴,似乎是要抿住那些一不小心就要流泻出来的话语。“抱歉。”医生缓缓摘下口罩。“您孩子患上的病…目前从未发现过类似病例。因此我们决定让这个孩子暂时留院观察一段时间。”“我们专家... 5 28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