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安雷】eros(abo)


*灵感来自王家卫导演的电影《爱神之手》
*短篇一发完
*私设如山!
*看过这部电影的小伙伴放心,真的不是刀

安迷修至今都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雷狮的情景,那时他大概16岁,跟着师傅进了雷狮家。他的师傅是有名的高级裁缝,时常出入各大有钱人的住所,安迷修也因此有了许多见世面的机会。

雷狮比他小一岁,却和他差不多高,长得非常好看,用外面人的话来说叫“一表人才”。他是将军的儿子,有着他们家一脉相承的紫色眼睛,看上去非常傲慢。头发用发带竖起来,显得桀骜不驯。他们那会儿都还没有性别分化,安迷修却觉得雷狮怎么也是个alpha胚子。雷狮见到他时则对他看似不屑一顾。

师傅在替雷狮做衣服这一方面是一把老手,雷狮也很听他的话。师傅让他抬起胳膊来,他就很温顺地抬起来了,安迷修悄悄观察了一下,宽肩窄腰,倒是一个衣服架子。师傅帮他量足了全套,最后还很亲密地拍了一下他的背,夸道,“小伙子,又长高了啊。”雷狮就笑了,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

他们第一次见面并没有说上什么话,后来却不一样。雷狮与那些贵族子弟不同,他有些很接地气的爱好。时常会带着堂弟和两个跟班溜出来撸串喝酒。安迷修对喝酒撸串没有偏爱,师傅却乐于在一天的工作过后进行些类似的活动,他于是理所当然地和雷狮在烧烤摊邂逅,顺便发展了一段孽缘。

之所以说是孽缘,是因为他们似乎彼此看不顺眼。安迷修说雷狮是纨绔子弟,雷狮也骂安迷修榆木脑袋。他们在把对方惹急眼这一方面似乎都是一把好手,甚至还约过几次架。现实情况是雷狮回回都能把安迷修打趴下,安迷修毕竟裁缝出身。但他其实生性固执,很有点越挫越勇的味道。他通常一开始并不愿意跟雷狮打架,可是一但被雷狮揍狠了,非但不会求饶,反而要主动轮起拳头跟雷狮互殴。安迷修后来仔细想了一想这个问题,雷狮怕是在家里憋得慌了,没人好一起干架,这才会盯上他。况且师傅也教训过他了,说在裁缝一道里面,高级裁缝的手指可是很金贵的,一辈子除了被针扎就不要再给自己的手创造任何受伤的机会。他觉得师傅这一席话说得沁人肺腑,也就不再跟雷狮动真格了。

不过这段时光不算漫长,主要是雷狮在17岁的时候分化了,是个omega。

知情人士都对此表示了遗憾,雷狮在将军的三个孩子里,无论硬件还是实力都是最为出彩的,却被老天爷的翻云覆雨手恶狠狠整了一把,他这下是彻底没有机会继任他父亲的官职了,也因为性别的特殊性被勒令留在家里。

雷狮不知道的是安迷修早就先他一步分化成了alpha,要是他知道保不准会被气死。雷狮家的传统是孩子长到18岁必须办成人礼,方便的话还可以趁此机会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师傅早就接到了他们的预约,但是师傅的档期和这事冲突,这份工作就落到了安迷修头上,算是他出师后的第一单。

安迷修到指定地点时比预定时间早了半个多小时,仆人请他坐在雷狮房间旁边的休息室里。这回他身边是没有师傅了,难免有些局促不安,在心里想着雷狮会不会刁难他。突然空气中飘过来一股淡淡的威士忌的味道,裹挟着一些泥煤香和果香,很像师傅最昂贵的那一类藏酒,却又夹杂潮湿的海风味,安迷修不禁有些发愣,随即听到些压抑的喘息,还有些神秘的、令人捉摸不透的水声,安迷修僵坐在椅子上,绝望地意识到这些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也就是说是雷狮。

安迷修感觉心脏像是失重了一下,这个认识让他手足无措,他这算是侵犯了雷狮的隐私吗?然后他就更为绝望地发现,他硬了。

威士忌的香气逐渐在消失,如同一场幻梦,只在安迷修的鼻尖还残留了一点。他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表,9:53分,很快就要到他和雷狮约好的时间了。

也就在这时,仆人的呼唤声传来,“雷狮少爷叫您进去。”安迷修尴尬地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仆人又重复了一遍,安迷修只觉得正在经历人生中最绝望的一个小时,他甚至连站起来都很窘迫,更不要说是走到雷狮的房间里去见雷狮了。此时安迷修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座位上保持静止,可仆人的催促声离他越来越近,显然是不给他这个机会。

最后安迷修不得不用工具袋遮着他的第三条腿,犹豫着磨蹭进了雷狮的房间。雷狮看上去才刚睡醒,顶着一头睡得翘起来的乱毛,但他眼圈和耳朵都泛着红色。安迷修心里知道个中原因,羞愧得简直不敢直视雷狮,雷狮本人却还是一副嚣张到欠打的模样,“安迷修啊。”

“…”

“…你把手放下来。”

安迷修巍然不动,恨不得立刻去世。

“我叫你放下来。”

…雷狮大概会打死我吧,安迷修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地复杂情绪,他放弃了抵抗,做好了被雷狮暴揍一顿并且向雷狮道以诚挚歉意的准备。

“你这儿怎么了?”

雷狮的话里有些因发笑而产生的颤音,安迷修再一次愣住了。

“把裤子脱了。”

“不行。”

“老子叫你脱了。”

“你…”安迷修抬起头来,雷狮的目光直直地撞进他的眼睛里,像一颗燃烧出紫色光芒的陨石,击碎了一片翠绿的森林。安迷修照做了,他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些什么。

雷狮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啊安迷修。”,他把手探进安迷修的衬衫里,慢慢地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碰过omega吗?”

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脸红得更厉害,他的信息素开始有点不受控制,略微辛辣的薄荷味爆发出了一点,空气变得冷冽。雷狮微微皱了皱鼻子,手下悄悄使了点劲,“收好。我刚打了抑制剂。”雷狮的手法其实还很青涩,安迷修却很难不沉浸进去。他很想把手指伸进雷狮凌乱的黑发里,但仍然忍住了,只是拼命攥紧了衬衫一角。

那天安迷修落荒而逃,甚至忘记了要量雷狮的身材尺寸。他回去后不得不翻出了师傅曾经测量的数据,凭着回忆和这些参考复刻出了雷狮的数字。雷狮现在站起来已经比他高了。他又想起了雷狮那双像是描画出来的匀称漂亮的手,很不争气的脸红了。

他为雷狮造了一套黑紫色的西服,很衬雷狮的眼睛。这套西服在屋里看接近纯黑,在太阳光或灯光下却能流露出暗蓝光紫的神韵。安迷修只希望这套西服能和雷狮的身材配合得严丝合缝。

他虽然最近沉迷于替雷狮雕琢西服的细节,心里却总还是有些杂念。他总觉得雷狮并不是喜欢他,他大概只是雷狮用于叛逆的一个工具——雷狮那么自由随性的人,会甘心被自己的性别和一个很快就要迎来的结婚对象所绑定吗?他必然是要干些越轨的事情的。安迷修又在心里玩味了一下“结婚”这个词,很快意识到这并没有意义。反正跟他结婚的又不是自己。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被自己危险的想法吓了一跳。我这算是喜欢上雷狮了吗?安迷修有些惴惴不安地琢磨这件事,那可有点不妙啊。

安迷修润色完雷狮那件西服后将它送了过去,但他没有见到雷狮。等雷狮的成人礼结束后他跟雷狮见面的次数反倒增加了。18岁的生日后,雷狮在一夜之间多了不少社交活动要应付。安迷修也收到了不少替雷狮做正装的订单。他现在对雷狮的尺寸简直烂熟于心。

他最后一次去替雷狮做衣服的时候,雷狮在他翻资料的时候盯了他很久,最后忽然蹦出来一句,“我要结婚了。”

安迷修忙碌的手顿住了,“…和谁。”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有点可怕,只能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神情。“我忘了。”雷狮耸了耸肩,很是不以为意。他斜着眼睛看了眼安迷修。安迷修站了起来,“起来,让我量一下尺寸。”雷狮意味深长地挑了挑眉,乖乖照做了。安迷修那双匠人的手慢条斯理地抚上他的肩膀,一点冰凉的薄荷味似乎顺着他的指尖渗透进去。

“你卷尺呢?”雷狮问他。

“你的身材我知道,用手量一量就可以了。”

雷狮对此不置可否。安迷修也没有再说话,他的手慢慢滑到雷狮的腰间,温柔而缓慢地向前拢去。可能是感觉有些痒,雷狮微微向后躲了一躲,安迷修就用力把雷狮搂进了怀里,很有些不容置喙的意思在。雷狮的后背紧紧贴在他的胸膛,扑面而来一种熟悉的威士忌的甜香,伴随着大西洋海风的消息,使安迷修有一种要醉死在雷狮身上的错觉。这几乎是他们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但雷狮一语不发,也没有推开他,安迷修一瞬间心中透彻极了,但也清醒极了。他深知他不可以对雷狮做出更过火的行为,于是他缓缓抽掉了自己的力气,雷狮却在突然之间握住了他的手,回过头去吻了他。安迷修从他的吻里尝到了春天的气息。

果木与杏仁味道的威士忌、传递着欲雨信息的海风、美丽的紫色眼睛的猫,可不就是春天吗。

安迷修那天回工作室的时候,师傅已经回来了,他一进门,师傅张开就问他,“你今天身上怎么一股酒味?”安迷修以为师傅已经知道了,吓得没敢说话,谁知道师傅又往他身边走近了一点,抽了抽鼻子又仔细闻了闻,“嗯…单一麦芽威士忌,不错啊还挺高级的。”安迷修没有作声。师傅一连看了他好几眼,“…omega?”

“…是。”

“你今天…等等,不会是雷狮那小子吧。”

安迷修相当惭愧地点了点头,头上果不其然遭了师傅一记暴栗,“说好的尊重客人呢?”安迷修嗫嚅了半天,说了一句,“…我喜欢他。”这下师傅气得更厉害了,“谁允许你喜欢他了?他是已经订了婚的人了。”安迷修抿紧了嘴唇,挫败地低下了头,“我知错了,师傅。”师傅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把他一个人留在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所带来的痛苦里。

雷狮很快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可在此之前他干了件大事,他离家出走了。

得知这件消息时,安迷修相当讶异,可他很快就想通了,雷狮毕竟是雷狮,他逃走是理所应当的事。同时不可否认的是,安迷修为雷狮感到高兴,也为自己感到高兴,虽然他并不清楚雷狮是否会来找他。听说雷狮走得非常嚣张,他不仅拐带了自己的堂弟和手下,还堂而皇之地留下一张字条,说自己去当国际海盗了。可既然是雷狮,安迷修就有自信会跟他再一次相遇。

之后安迷修继续干他高级裁缝的行当,花了大概两年的时间,做出了名气,就决定去海外发展。他乘船去凹凸国,一路上风平浪静。若是继续按这个发展他大概能安全到达凹凸国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可在半路的时候他遇上了一伙海盗,为首的是个扎头巾的年轻人,身材高挑,看上去威风凛凛。“呦,安迷修。”他说,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尖利的虎牙,在蓝天下闪出一点淘气的寒光,跟安迷修第一次见到他时如出一辙。


End



















评论(13)
热度(84)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