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鲨美】花样年华


*RPS!
*原梗来自梁朝伟先生(。

很多年以后,当他又一次坐在影展上,《X-MEN First Class》的主题曲响起,屏幕上出现James笑起来时沉静的蓝眼睛,就像是一片磷光闪闪的沼泽在心里泛滥了,他感觉胸腔发紧,眼球温暖,接着眼泪就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

摄像头的灯光追逐着眼泪的气味,他用力克制住情绪,眼睛却情不自禁地朝同样在场他看去,James,原来像这样子的男人是不会老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样好看,他看着他笑起来,美丽的面庞焕发出和当年别无二致的光芒,如同一片湖泊。他发现原来真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像梦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

James笑起来很好看,这在当时的片场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他笑起来很能给人唇红齿白的印象,蓝眼睛显得珍贵而又稀有。可能是总有人宠他的原因吧,James每次一惹别人生气就冲他们笑,有时确实笑得很调皮,可让人实在发不起脾气。Michael想起第一次见到James的时候,他就那么一笑——他的皮肤、尤其是脸颊的色彩像极了油画,这么一笑就好像是月神的孩子,那种格外动人的漂亮的少年。Michael想假如有人见到James笑,那就一定会爱上他,就像他一样。

他们是货真价实的朋友,平常彼此间会开玩笑,会调侃,但唯一一次越界是在某次拍摄结束的酒吧约会。James不停地喝酒,一开始他笑得很开心,可笑着笑着就不对劲了,Michael听见他浓得化不开的鼻音,像是在憋着一口气一样。James把他别在耳朵后面的头发放下来,深棕色的卷发,像是一场小小的漩涡,他有些局促地用手指去梳理头发,意图用它们挡住他裸露在Michael面前的半张脸,可他失败了,最后他干脆低下了头,蓄得有些长的卷发滑下来,Michael透过那些优雅的长发看到摇晃的闪光,似乎是一颗钻石——眼泪。是眼泪,掉进了James的酒杯里。James举起杯子一饮而尽,似乎这样那颗眼泪就消失了,从没有存在过。他把他心里的泪水重又咽回去,循环往复。Michael感觉到一种震撼,他近乎慌张而焦虑地问James“怎么了”,可他没有回答。Michael第一次强硬地扳过James的肩膀,让他看着他的眼睛。James的眼睛再一次被泪水覆盖,闪闪发光,很快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并不是顺着面颊流动,而是直接从眼睑掉下来,滴在他的膝头,淅淅沥沥的,好像下了一场苏格兰夏日的大雨,心碎的味道。Michael觉得有水汽凝结在他的胸口。他看见James猛地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颈窝里发出沉闷的呜咽,他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看见了James的秘密,他看见他们之间是爱情,不是单恋或是其他什么,于是他用力搂住James,把手指伸进他的领子里慢慢抚摸他头发下的皮肤,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胆的表白,因为他知道James不会允许他说“我爱你”,永远不会。James哭得更厉害了,他的所有伪装都脱落,星星点点地掉在地板上。之后的很久每当Michael穿上西装,他都会习惯性地摸一摸肩窝,好像那里还是潮湿的,好像是某种证明——相爱一场。Michael发现或许每看见James笑一次他就爱上他一次,可是看见James哭一次就足以让他这辈子再也没法爱上其他人。之后他们默契地谁也没提起这件事,James回归了他的家庭、他的妻子、他的责任。一切就像是一场廊桥遗梦。

后来有人问过Michael这个问题:“Michael,假如能回到过去,你想回到哪个时间段?”
Michael想了很久,他想说他有很多想要回去的时刻,可最后他说 ,2010年。
“2010年你在做什么?”
“在拍X战警第一战,”他停顿了一会儿,又说,“和James一起。”

他想电影真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东西,他相信第一战的Charles和Erik绝对爱着彼此,这是和现实的美妙重合,但Charles和Erik能做到他和James做不到的程度,因此,或许,仅仅是或许,电影实现了他和James小小的、任性的愿望吧。





End

评论(1)
热度(64)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