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鲨美】全世界都想让你们在一起


*RPS!
*一发完小甜饼!
*没有妻子与女友的AU(。


James很美,Michael知道,所以他将每次见到他时的心动归结于这个原因。毕竟他有着那样的蓝眼睛,蓝色的,偶尔像是混杂着银色或绿色的眼睛,散发着欧泊特有的光芒,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面流淌着纯正而透彻的液体。James的眼睛总能让他想起图画书里描绘的星球,并不是这两者很相像,只是精神层面的,感觉到James的眼睛像一颗星球。有人说从James的眼睛望进去,看见的会是大海,这点Michael是不赞同的。他觉得应该是烟雾或者沙滩什么的。毕竟比起大海,James的那种美更细腻、更均匀。有时Michael觉得“美”这种词语就是拿来形容James的,因为他是无法用文字描述清楚的,当你写起James,用错一个形容词都会让你脸红。因此为了保持美的纯洁性,他更愿意将James归类到美这个概念里。跟许多美的事物一样,又不一样。

他以为他们只能是朋友,因为他们太亲密。恋人是一种关系——必须保留着神秘的吸引力,像是原始的荷尔蒙在发挥着作用,但事实上一切恋情的开始都是好奇心。更何况James和他还都是男性。这个时候的Michael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什么理由能让他们在一起,而他甚至还有点因为这个想法而感到害羞。爱人,多么甜美的词啊。

直到那次访谈。主持人在镜头前展示了有关于他们的同人作品,那些文字或是图画里的他们——一样亲密、一样散发着good friend的气氛,但不一样的是,他们成为爱人了。这在Michael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也十足让他感到愉快,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他和James也可以在一起,并且还有那么多人期待他们在一起。这让他感觉脸上发热,似乎全身血液都往脸上涌了。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一定泛着激动又蠢兮兮的红色。而James——他情不自禁地把绿色的眼睛向James那边望,对方难得呈现出那种窘迫和尴尬。这个发现让Michael沮丧了那么一会儿。

当天晚上他们坐在床脚喝了很多酒,James说今天他的酒带着些不明显的咸味,有点紧张的味道。而Michael觉得他的酒是气泡的甜味。或许是因为各怀心事的缘故。James和他都晕乎乎的,好像两个正值青春的高中生。房间的灯光看上去有些年代感,整个画面变得像是八十年代的英伦校园。Michael看到James仿佛梦游的手指触碰到他的领口,很轻,他第一次觉得他的心脏是贴着领口跳动的。James抬起他朦胧的蓝色眼睛,用那种蛊惑人心的声音说,“Michael,你怎么看…那些文章?”Michael有一瞬间以为他是在跟他调情,可他还没来得及回答,James就自顾自地笑了起了,他翻身滚倒在地毯上,身上的还没换下的西装发出灰尘与疲惫的味道,可他的眼睛明亮,像一颗湿漉漉的灰蓝色的糖。Michael忘了他那个时候在想些什么了,很有可能是在盘算着吻他,可到最后他只是看着他举起空的酒杯,对着天花板做了一个优雅的干杯姿势。

之后的很长时间他们都对这段经历感到惊奇。“你甚至没有吻我!”James经常拿这件事嘲笑Michael。当然,这都是当他们成为恋人之后的事儿了。

James热爱调情,这是他的爱好之一。他从不吝啬于戏弄Michael。他乐于从Michael的口袋里摸走一袋烟或是一把打火机。通常这事儿在开party时发生,人群喧嚣时James从他的口袋里摸走他的心——他看上去就像Michael的性幻想,他的红嘴唇和蓝眼睛,跟一切都搭配得刚刚好。Michael骤然想起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像James这样美丽过。他很想就这样吻住他,但他没有动。在这场感情里Michael一直比较被动,因为James实在太美了,而这么美的人一定像风和鸟儿一样居无定所。他不知道这些是不是James的一时兴起,他聪明的小游戏。 他背着James看了些粉丝写的同人,不知道James在床上是不是真的有咬嘴唇这个习惯,又会不会落下眼泪。

“Michael,这实在是太——愚蠢了。我们就像两个捉迷藏的小学生…所以你他妈到底喜不喜欢我!”

当James皱着眉头红着脸冲他喊出这句话时,Michael并没有想象中迫切的狂喜。那是一种像涨潮一样的情绪,温柔、温暖,让人脚底发痒。Michael其实懂些浪漫,也会甜言蜜语,可当他面对James时这些统统不管用。他只能走到他面前,吻他。Michael一直认为James的嘴唇过于娇嫩、易于受到伤害,因此他只敢小心地吻他,而James主动将他拉入一个热烈的回应。Michael知道他又一次输了,在这场爱情的捉迷藏里,他们都怀着梦幻的心情。渴望被找到,又希望能一直躲藏在高大的灌木后,受到安全的庇佑。最后James主动站了出来,将自己献给了Michael,可他还是赢了。他在说话的一瞬间就已经找到了他,由里至外。

一直当他们打到床上,James才露出那种难以置信的神气。他看着身体上方的男人,干巴巴地说了声“I'm giving”。可Michael这次是那么坚定,他像是猫科动物的眼睛在阴影下变成了惊心动魄的琥珀色。James盯着他看了十秒钟,最后无可奈何地放松了下来,像是沼泽,闻上去非常诱人。在Michael低下头去咬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固执地一声不吭,可他还是在对方解开他的皮带的时候哼出声,“全世界都想看到我在下面,这不公平。”

而Michael在微笑。感谢这个世界,他们在一起了。





End

评论(5)
热度(87)
  1. Trulychu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转载了此文字
    好赞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