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APH】单车飞行(法英)


当弗朗西斯再一次躺在圣保罗医院的病床上时,说实话,他切切实实体会到自己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亚瑟了。上一次,还是在这儿,亚瑟就板着他格外古典的英国绅士的脸对他说,“弗朗西斯,我确定你该换个工作了。你知道——"他皱了皱他像版画一样分明的眉毛,用一种格外严肃的语气说,“你知道,大家都会担心你的。”

他说“大家”,没有说“我”,他太过吝啬于这个字。虽然这也是他可爱的一部分,但有时这会让弗朗西斯渴望看到他的眼泪,他天然的忧虑的神色——不过似乎只有弗朗西斯第一次受伤的时候有让他暴露情绪。不是说明他不关心,只是——亚瑟•柯克兰,他太过理智,也太过善于适应。或许每一朵英伦玫瑰都是这样,脆弱、犹豫、悲伤的花茎,会长着冷静的尖刺。所以这种时刻的亚瑟总会让弗朗西斯感到挫败,尤其是当他露出那种疲惫神情的时候——“弗朗,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亚瑟闭了会儿眼睛,又张开来。他的脸色是那种奇妙的、伟大的苍白。他盯着弗朗西斯大半包在绷带里的脑袋,努力用一种客观的语气说:“你该想想的,极限运动,这是年轻人干的事。我们,你和我,都不再是剑桥那两个年轻小伙子了。”那天他穿着一整套烟灰色西装,这种扮相有一种老练且毛茸茸的温暖的岁月感,使得他的话听上去无比权威。可是弗朗西斯总有办法说服他,他在这点上一向很自信。

“亚瑟我亲爱的,你明白它对我意味着什么,我无法抛弃它,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太爱这种感觉了。当我从地中海风格建筑裸露在户外的台阶上骑过时——那种海水的味道,那种盐味儿,烈日下蓬松的烟味,它们让我口干舌燥。还有空气里爆炸一样的海藻的气味——它们有时嗅上去就像你的绿眼睛,简直让我上瘾。你还知道我喜欢从建筑物上骑着单车直接翻进海里,你一直很反对这一点,但你知道,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痛苦又最迷人的咸味儿了。当你掉进海里的那一瞬间,你的脑子里往往会闪现出某个人的脸——亚瑟,你知道我看到的是你。你还记得你说要和我分手的那个晚上吗?那天——我很焦躁,我几乎是骑了一晚上的车。夜晚的风是微微潮湿的,带着那么点儿鱼的味道。我仿佛是在水里骑行。这让我又回到了海边纵身一跃的瞬间——我的玫瑰啊,我看到你那张浪漫的脸,我明了我有多么多么想你。于是,那天清晨的时候,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要是你不骑车呢?不骑车就不会给我打电话吗?”

亚瑟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发出一只知更鸟一样的讽刺,但他很快就闭了嘴。他一直不喜欢和弗朗西斯的工作来争夺他的注意力,似乎这很幼稚。可是弗朗西斯知道的,他想,至少像此刻,他就想。然后弗朗西斯就会用最温柔的方式满足他的愿望,然后——

亚瑟总会原谅他的。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他觉得有些累了。枕头就像一个温暖的沼泽,他闭上眼睛,把头放平——睡得比自己想象的要快。

当他还在剑桥的时候——弗朗西斯记得,他时常与那些志趣相投的朋友们在校园里骑行。通常,弗朗西斯都会穿着和他们一样的连帽衫和牛仔裤,但有的时候,像任何一个轻佻的年轻人一样,弗朗西斯也会迷恋西装那种克制的性感,于是,某些时候,他会穿着正装骑行——当然,他再清楚不过了,这是一件相当有魅力的事。剑桥再正经的姑娘看到这幅画面都会尖叫。他和亚瑟,就是在某个他穿着正装的日子相见。那时候他正在表演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他抬起后轮,然后旋转——围观的人有喝彩的,也有调侃的,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带着快乐的神情——只有一双绿色的眼睛,它与众不同。弗朗在无数双眼睛中看到它——躲在笨重的镜片后。一开始他只是惊异于这双眼睛的美丽,那种奇妙的深绿色,像是冬日的水波。可是它似乎又与许多美丽的眼睛不一样——弗朗西斯看向他上扬的眼角,他花了几秒钟来思考,然后他发现了,这双眼睛不一样,这不只是一双快乐的眼睛,更是一双担忧的眼睛。它在这么多双眼睛中是唯一一双望向弗朗西斯自身的眼睛,这种目光,它能深深望进人的灵魂里。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梦见他和亚瑟骑着单车疾驰在干干净净的夜空中——他突然想起他是在做梦。星星稀疏得像少女鼻梁上的雀斑。亚瑟就坐在后座,抱着他的腰——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一回头就能碰到他的头发。

弗朗西斯从未觉得自己能飞行,可是,当亚瑟坐在他后面,用手臂抱住他的腰时,他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可以。

亚瑟,一直都是亚瑟,一直都是因为有亚瑟,才能无所畏惧地前进,每一个觉得单车必不可少的夜晚,都是亚瑟不在身边的夜晚。

弗朗西斯突然之间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醒过来,天色已经偏晚了。亚瑟趴在病床上,陷入了短暂的睡眠。弗朗西斯第一次发现亚瑟睡着的时候像个孩子,那么娇嫩,容易受到外界的伤害。亚瑟就是这样,他伪装成一株全副武装的玫瑰,但事实上,他一直都在等待着一个人来爱他。弗朗西斯觉得,自己一定做得不合格。

但所幸一切都还早,他们都还有足够多的时间,他或许可以换一个工作,然后用一辈子和自己挚爱的男孩进行一场浪漫的单车飞行。









Fin





评论(6)
热度(79)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