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TSN ME】特别任务(特工AU/甜/一发完)


Mark被厨房里的动静吵醒。

Wardo,一定是Wardo,他在枕头上愣了两秒,翻身下床,把地板上隔夜的休闲裤拾起来,很快地套上了,然后顶着他那一头乱蓬蓬的卷发朝客厅走去。

“Morning。”听到脚步声,Eduardo慵懒地问候了一句,他正在安排面包、奶酪还有肉。此时他已经把围裙解了下来,深灰色衬衫的袖子捋到肘以上,露出那一段深刻的手腕和像小雕像一样秀美的小臂线条。他很认真,或许没有人告诉他——他这样很性感。事实上就是在类似于早餐这样的细节上他与马克不一样,他对此的偏执或许可以理解为是对生活的一种渴望。

仔细想想,Mark已经和Wardo搭档很久了,三年?大概是的,在遇到他之前Mark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坐下来吃早饭的一天。

是的,他们是特工,这虽然听上去是一个很漂亮的名词,但事实上一点都不有趣。就像业内人士常说的,大家都不过是忙碌的小公务员。Mark认为这个形容棒极了。而他的工作相对于Eduardo的就更索然无味了。Wardo还有prada、party或是他的伪装——该死的金融家的身份。但他就只有笔记本。他的每一次任务——有时是充当黑客,有时通过耳麦为自己的搭档做指引,不过说白了也就是坚守后方。这样的生活是没有热情的,对,没错。

Eduardo从厨房里转出来,手里端着两份餐盘。他像以往一样将盘子搁在餐桌的两头,落座,等Mark洗漱完毕——今天的Mark似乎格外迅速,他已经早早坐定了。

“Wardo,我知道你昨天的任务,对象是一个变态的老头。”Mark一板一眼地吃着他的早餐,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Eduardo哽了一下,他将有些干巴巴的面包咽下去,然后抬起头,就那么一笑——好的。Mark明白了。每当Wardo这样子冲他笑的时候就说明他一点、绝不、完全不想谈论什么见鬼的任务。这么久的相处已经足以让Eduardo习惯Mark突兀而不礼貌的问话,也足以让他发明一套小动作来对付这个总是像幽灵一样苍白阴郁的家伙。Mark冷冰冰地将他那些句子收拾了回去。但他依然感受到发自内心的不适。尽管他们不是恋人,但他也正向着这个方向努力,这点程度的控制欲还是有的。况且他们还上过床。Mark觉得他的介入是理所应当的事,可是Eduardo总不给他机会。他保持着一种灰色系的诡异沉默结束了他的用餐,刚起身,Eduardo用指甲敲了敲桌子,眨巴着他那双格外沉静的大眼睛,看着他的脸说:“慢着,Mark,你还没有把肉吃完呢。”

好吧。Mark默默地坐了回来。他永远没办法拒绝他的。



那天头儿叫Mark和Eduardo一起去听任务,说实话,他们是有点儿惊讶的。这意味着Mark也要出外勤。

他们踏进头儿的办公室,老男人正坐在真皮转椅里面,用脚点着地像个圆规一样转个不停。Eduardo从鼻孔里发出闷闷的笑声,圆规立马停住了。他尴尬地咳嗽了几声,随即将一封密封好的档案袋推到桌面上。Eduardo将它拆开,和Mark凑在一起一张一张地阅读资料。头儿自顾自的言语起来:“Eduardo,这次的任务你和Mark一起出,还有…"“什么?”“Mark是你的男朋友。”

“抱歉??!”
“嗯…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原来打算安排Sherly和Mark出这次外勤,因此给Ture——也就是你们这次的任务对象的回应就是:Misher•Rom及其男伴将会出席。而现在的事实是:Sherly被临时调遣了。”
“可是…为什么一定是我?别的姑娘不行吗??”
“Eduardo,你知道我们手下并没有多少金融家身份的特工。”
“…你知道,这个对我而言有点…”

“我们接受了。”Mark单调的声音突然跳脱出来,Eduardo有些惊讶地回过头,对方依然绷紧了那张看不出情绪的面孔。老实说他是不用这么着急的,毕竟他知道Eduardo不会拒绝。Wardo只是有一点完美主义情结,他的推辞仅仅是一个提前了许多的辩解,仅仅是暗示他可能无法发挥得像前几次那样出色。但Mark还是干涉了,他想或许这只是一种自然现象…或者生理反应。


之后的几天Mark一直对他们临时的关系有一种特别的坚持,比如说,Eduardo在做饭时Mark会突然从身后抱住他。他喜欢这样做。Eduardo在家里时没有将纽扣扭到喉咙口的习惯,因此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裸露的锁骨,那神秘的骨骼就好像一把金色的琴弦,手指抚摸上去或许会让它发出和鸣。他埋进Eduardo的颈窝,用呼吸在他脖子上说话,然后将环着他腰的臂膀收紧——Eduardo会很僵硬,耳朵尖变得和草莓酱一样红,接着他就会叫:“Mark???”

“从现在,到任务执行完毕,我都是你的男朋友,我们得习惯这个。”

Eduardo知道Mark是不会做这些多余的事的,但是…他没法拆穿他,这不是技术问题。“好吧。”他说,“但你现在能放开我吗?我得解决咱们的午饭。”Mark哼了一声,不动声色地将他搂得更紧。

Eduardo哭笑不得,现在的Mark像极了一个难搞的青春期少年,他只能将就他——无所谓,反正他已经将就得够多了。Mark用力抱住他,直到Eduardo有点难受了才略微放松一点儿。他现在知道为什么头儿从不安排Eduardo和女孩子打对手了,他太柔软了。他们在任务中遇到的女性大多强势,又渴望被征服。Eduardo没有这种驾驭能力,他的声音就带有那种Eduardo式的委婉和妥协,像一块新鲜的、刚被切开的樱桃蛋糕。Mark承认他讨厌每一个出现在Wardo任务中的男性。

晚会的时间在八点半,Eduardo在大约七点的时候就将自己打理完毕。他像往常一样穿上他的烟灰三件套,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给他营造出一种格外脆弱且无辜的假象。他回到客厅看时,Mark正在不断地抽拉领带,Eduardo不禁微笑。

“走吧。”他走到Mark身边,帮他把那只温莎结扶正。Mark不会承认他的心跳快了那么一下。他们在大约八点二十五的时候到达了当天的目标地,主人(目标人物)很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Mr Rom?哦,真没想到您是一位先生。”
“天啊您可别再像他们一样调侃我了。”

Mark靠在墙角,一边用拇指咯吱咯吱地搓着红酒杯,一边看Wardo跟其他人谈笑风生。他表现得非常完美,显露出具有张力的社交功底。Eduardo一直善于让别人在他面前丢下手枪。他说的话总是显得没有技巧性。他那双雌鹿一样的眸子,盯久了就会让人怀疑他要流泪,还有他的笑声——这实在太妙了,他的笑声有时会伴随着勉强和局促,中和成一种奇妙的哭腔——这很容易让人对他心软,是的,这一招屡试不爽。

Mark不想在看着Eduardo继续那些没完没了的愚蠢对话,他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冲自己的男朋友做出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示意,Eduardo对他身边的男人道了歉,对方点点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所以,你这么早叫我…"
“我们都知道地方在那儿,所以,快去拿文件。”
“这么早?你确定?”
Mark摸了摸腰带上那把废了好大劲才周转进来的手枪,Eduardo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听你的。”

两个人穿梭在大大小小的走廊之间。大厦顶层是不开灯的,他们不得不既保持迅速又随时堤防踩到对方的鞋跟。“Mark,Mark,进来,就是这里,对,密码我知道,你要黑进电脑把文件搞出来…不过你得快点,巡逻的人马上又会转到这里…对了,你记得黑监控了吗?”“当然,昨天在家我就设定好了,他们的监控画面上除了这间屋子不会出现其他的玩意儿。”Mark坐得笔直,此刻的黑暗里,Eduardo身上柞木丝绸的味道格外明显,呼吸声亲切可闻。
“好了吗?Mark?”
“再等等。”马克将U盘拔下来,“好了,走吧。”
他们再度快步顺着原路返回,这时一束光突然从他们背后打过来,Eduardo像一只被逆毛摸了的猫咪,回身,抬手就是一枪,Mark听到了一声沉闷的钝响,他颇有些惊讶地挑挑眉。“别忘了,”Wardo两手把着抢,他那双平日驯良的眼睛今日似乎格外明亮,这让Mark怀疑他能从那双眼睛里听到火光噼啪的声响。“我可是外勤特工。”他回过头,冲Mark很短促地笑了下,然后轻轻舔了舔唇角。“快跑。”他说,然后一把抓起Mark的手飞奔起来。身后传来些嘈杂的人声,手电筒的闪光从他们身边穿过,Mark想,如果这能算是约会的话,说不定就是这世界上最刺激、最浪漫的约会了。
Eduardo牵着他顺着备用通道溜了下去,在十八层的时候,他们整理了一下有些急促的呼吸,准备装成普通宾客乘电梯下楼,然而,当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他们看到了密密麻麻荷枪实弹的警卫。

“跑!”

Eduardo又一次拉紧了Mark的手,他扭过身子冲后面射了几发响亮的子弹,带着Mark像疯了似的几乎是贴着楼梯把手飞下去。Mark无声地扣紧了他的手指,Eduardo似乎没有发现。在接近一楼的时候Mark牵住了Eduardo的脚步,看着对方似乎是有些不解而又急切的眼神,Mark说,“敢从这里跳下去吗?你知道的,楼梯口绝对有不少人等着迎接我们。”Eduardo又笑了起来,“当然,当然,不过这可有点疼。”“你可以抱紧我,从物理的角度上来讲,这样会没那么疼。”“我一点都不想。”他虽然这样说,却还是任由Mark将他死死按在怀里。这与厨房里的拥抱不一样,这是一个真正的心脏贴着心脏的滚烫的拥抱,Mark粗重的呼吸像是风声,他带着他纵身一跃,然后,风声贴着他的耳朵刮过,势如破竹,依然没有Mark的呼吸来得刻骨铭心。

当Eduardo从地上爬起来时,他敢保证,Mark是他们中伤得更重的那一个,可是他却没有做声,而是继续冷着一张脸从地上滚起来,被Eduardo搀扶着坐进不远处停靠着的一辆黑色奥迪。

“嗨~”坐在驾驶座上的Dustin回过一张无懈可击的笑脸,这让Mark和Eduardo觉得他们的狼狈似乎是个笑话。但现在这也都无所谓了,Eduardo疲惫地软了下来,“任务完成了。”他呼出一口气,动了动麻木的左手,这才发现他和Mark依然是十指相扣,这未免有点尴尬,Eduardo的脸火辣辣地烧了起来,他试图从这个过分亲密的动作里抽离,但Mark明显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们的手心贴得更紧了。

“任务结束了,我觉得我的第一次外勤特别成功。”
“是的,你的确是。”Eduardo抿出一个微笑。
“所以。”
“我觉得我能够胜任你的男朋友这个职位。”
“哦。”
“不是吗?”
“好吧,是的,你的确是。”
Eduardo用一只手捂住脸,Mark将他拉到身边,给了他一个温柔而霸道的吻。








End

大家嚎啊!!这里是肘子!东坡肘子的肘子!首先,很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我是第一次写ME这对cp,生怕会ooc xxxx ME真的很萌啊!萌啊!萌啊!啊!我感觉我已经跌进这个深坑了…如果你们喜欢这篇文的话,欢迎来跟我做朋友啊!希望能认识更多同好!一起玩啊!(哦天哪我居然语无伦次地乱嚎了这么多…)

评论(20)
热度(73)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