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APH】谈纸之间(法英)



我把最优美的词藻,像整理蔷薇花瓣一般严谨,细致地捋平,再将指在柔润的花面上稍加勾留,让层层卷曲的花缘内外相扣,然后,我创造出了你。

—————————————————————————————————————

弗朗西斯放下笔,深深地叹了口气。钢笔的钛金笔尖在泛着珠光的亚光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湿润的墨色脚印。他用手肘撑着古朴的原木书桌,食指与中指有节奏地按揉着眉心,像是在抚平版图上的山地与丘陵。似乎是感到有些热了,他弯曲指节用指腹拉下逼近咽喉的领带。然后他微微坐直身体,长年亲吻笔杆,微生薄茧的食指温柔而又暧昧地划过稿纸上一排排秀丽的圆体字,仿佛在探知墨水的温度。

“亚瑟•柯克兰。”他略带砂质的声音缓慢,而又亲切地念出这个名字,宛如梵唱。

—————————————————————————————————————

*他昂起头,高耸的鼻梁与眉骨簇拥着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那双眼睛,是冷色与暖色碰撞的产物,历经了最惊艳的过渡与转变。那双眼睛,是永远安静的,无声的。就算有情绪从中流过也不言不语。而此刻,那双眼睛中流转着金棕色的光泽,看上去,就好像熊熊燃烧的森林!耳边似乎响起了干柴爆破的碎响,柯克兰家族的狮子,眼睛里藏着另一只雄狮!

弗朗西斯带着前所未有的热情写下这一个段落。他的小指微微颤抖着,好像在赞美些什么。

*他穿着由燕尾服,背心,短裤组成的三件式绿色丝绒套装,外衣的硬朗笔触由上至下勾勒出他紧绷的身体线条。含黄色锦缎和象牙色斜纹布的里衬贴着肌肤并不算是舒适,却最完美地诠释了他的气质。

*“亚瑟•柯克兰。”

—————————————————————————————————————

当一个作家爱上了他笔下的角色……

弗朗西斯放松肩胛,望向躲在屋檐后的一牙弯月。夏夜的凉气带着湿意渗入肌理,不温不火,却入木三分。

是的,他是爱着他的,————亚瑟•柯克兰。他的,亚瑟•柯克兰。

他耸了耸肩膀,关节与皮肤的运动带来些微快感。

他爱他,爱他翡翠一般的双眸;爱他沙金色,时而乱蓬蓬的短发;爱他不诚实的话语;甚至也爱他悲剧的命运—————

他爱他,爱到用最多彩的笔墨描绘他,用最朦胧的意境渲染他,他将他与夏天比拟。

他爱他,他爱高傲的亚瑟•柯克兰,爱可爱的亚瑟•柯克兰,爱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亚瑟•柯克兰。

他是那么的爱他…

可是这是一段注定无果的爱情,就算真的存在着阿芙狄罗忒,他也绝不是皮革马利翁。

弗朗西斯再度望向夜。

窗外露水浓重的草地上,叶片般肥大的纺织娘正婉转地唱着曲儿——那样子活像一个个体态丰满的妇人。而它们时隐时现的内翅也正如曳在妇人脚背上的裙裾,在夜色里,跟星星一样闪着。

—————————————————————————————————————

夏日的夜晚是惬意的,夏日的白天却是令人生厌的。弗朗西斯独自走在以二十四小时营业商点和家为两点所确定的一条直线上。正午明晃晃的太阳泼洒下大片金粉,一切景,人都被多铺一层底色。世界如同整幅大手笔堪培拉技法艺术品——当然,这必然以众神与天使作为创作团队…哦,多有趣。

弗朗西斯用袖口揩去自下颔滴落的汗珠,它们如断了线一般滴滴答答掉个不停,而他引以为傲的金发早已被这恼人的液体糊成一团乱麻,黏在头皮,耳际,脖颈。

他急需要一阵凉风来缓解这种湿漉漉的,恶心的高热。可是他入目所见到皆是被太阳压榨水分的苦难人民!哦!可怜的,烤箱里的人民!

热极了。弗朗西斯试图用眼睛来寻找清凉所在。绿色,是的,这个时候就需要绿色。薄荷的颜色,口香糖包装袋的颜色。

他的眼睛开始穿梭于行人之间,穿梭于他们小腿的空隙,臂弯的空隙,肩膀的空隙之间。

这时,他看见了绿色。

他看见一个身着白衬衫的男人,男人的背部衬衫已被汗水吸在皮肤上,晕出一个肉色的圆圈,可是他却意外的让人感到清凉,太阳的耕种似乎不能让他生出狰狞痛苦的表情。

没来由的,弗朗开始追逐那个背影,他推开拥挤的,一坨坨堆在面前的人群,在盛夏熏腾而起的白色烟雾中,用一双模糊,颠倒的眼睛追逐那个背影。他踉踉跄跄地跑着,仿佛濒死的老人死死追随少年时心爱姑娘的幻影。

快点,再快一点…

距离逐渐缩短,弗朗看到他被汗水湿润,熠熠生辉的颈部肌肤,看到他自然摆动的双臂,看到他半透明衬衫下将露未露的美好腰线…他突然伸手,捉住一只形状漂亮的手腕。

“亚瑟•柯克兰。”

他无意识地呢喃着,甜蜜的音节如一颗橄榄从干涩沙哑的喉咙间滚出。

男人回过了头,弗朗西斯看到他那双祖母绿的眸子。那双眸子里没有火焰,没有狮子,它确实是高贵的,可它同样是温润的。它不是着火的森林,是初春轻解薄冰的融融绿水,倒映着常绿的松林。

“是…?”

—————————————————————————————————————

我把这一生所有的幸运,像点亮城市灯火一般温柔,优雅地安置在天空的裙摆下,再给它们施以无上的祝福,让它们刚刚好连接整个宇宙的星辰,然后,我遇见了你。

评论(7)
热度(54)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