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安雷】错误撩狮示范


*纯糖
*学院paro

“你要问我借材料?”

安迷修看上去确实很不好意思,雷狮看到他那副样子,忍不住就要拿他开玩笑,“对安大学霸来讲找些材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安迷修明显愣住了,而且愣了有足足三四秒钟。他好像是在纠结些什么,雷狮在等他的解释。安迷修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雷狮的表情,最后很没底气地说,“是艾比…艾比想借你的材料。”

雷狮的心咯噔一下,好像整个都掉进胃里了。

他平日里跟安迷修针锋相对,兵戎相向,好像互相看不顺眼,可这并不能说明他没有理由喜欢安迷修。

他的确喜欢安迷修,而且喜欢了不止一年。

此时听到安迷修的话,他没有感觉难以接受,反而是无与伦比的平静。他早就有所准备,知道安迷修迟早会拥有喜欢的女孩子,迟早会拥有女朋友,可无论这一切发生在什么时候,对雷狮来说都太快了。那平静让他能更清楚地品味到自己内心的排斥,他不想承认自己在情真意切地嫉妒艾比。但无论如何,他面上依然毫无破绽,同时他还抱有一丝侥幸,要是安迷修这个大好人真的是来替女孩子借材料的呢?

“可以,放着安大学霸在身边不用,一定要来借我的材料,她不会是喜欢我吧。”

雷狮绝对没有看错,安迷修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他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这事没跑了。他的一颗心里好像在熬制着毒药,咕嘟咕嘟地冒泡,嫉妒让他几乎有一种要生气的欲望,他咬着牙才能让自己正常跟安迷修讲话,他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喜欢安迷修,“成啊,但我凭什么要借给你,你总得做点什么吧。”令他意外的是,安迷修听了他的话居然没有面露难色,反而显得有点开心,“好的!”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喜欢她。雷狮在心里恶狠狠地想。他们是在午饭时间在食堂里碰上的,现在两个人都饿得要命。雷狮顺手敲了敲手边的桌子,“饭卡拿出来。”

雷狮绝对是存了心要坑安迷修了。校食堂里的饭菜对学生非常友好,价格都相当亲民,因此雷狮只能在量上做文章。他点了一份三杯鸡盖饭,一份香草冰淇淋,两份双皮奶,三大瓶可乐和四个汉堡。安迷修是三好学生,平时生活上不是一般的节俭,曾经创下过一个月用300块钱的记录,他何尝如此铺张浪费过,因此看见雷狮败家——败的还是他的家,自然也就格外肉痛,连带着脸上的表情都复杂了起来。雷狮看到他就算这样也没有动摇,明白安迷修是铁了心要替艾比要到材料了,难免感觉不痛快,刷卡刷的也就更心安理得了。可要他一个人干掉这些食物显然是没有可能的,他最后吃完了饭和冰淇淋,两份双皮奶打包回去给卡米尔作甜点,可乐和帕洛斯还有佩利分掉,汉堡留着今晚做四个人的夜宵。他回宿舍的时候好好先生安迷修还怕他拿不下,特意替他抱了三瓶巨大的可乐,他看着这样体贴的安迷修,心里不爽得更厉害了,“还没完,安迷修。”雷狮摆出一张超凶的脸跟安迷修讲话。

“你要好好讨好我。”

雷狮原本就没想给安迷修材料,他才不是那种会为安迷修和艾比的恋情提供助力的人,可他没有想到安迷修居然真的来讨好他了,还讨好得非常诚恳。星期五的时候,他放学后来找雷狮,递给了雷狮一张水族馆的门票。

雷狮不想思考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安迷修的邀请,他只知道自己的确想。星期六的早晨他坐公交去水族馆,差不多刚好踩着约定时间到的。安迷修似乎等了他有一会儿了,他今天打扮得很干净,跟他在学校里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依然是雷打不动的白衬衫、黑裤子、板鞋,不过今天又系了一条领带,看上去更人模狗样了。他看到雷狮单肩挎着包,很自然地伸出一只手来,“我来吧。”雷狮一脸见鬼地看着他,他预测到安迷修会用力讨好他,可他没想到安迷修会把对女孩子的那一套都用上了,他很嫌弃地推开了安迷修的手,径直进了水族馆的大门。

水族馆的设计很别致,进门就相当于进了一个拱形的水族箱,蓝色的水影瞬间将他们覆盖住了。雷狮抬头,看见头顶游过一只叫不出名字的大鱼,袒露着雪白的腹部,投下浩大的阴影,那阴影从雷狮身上掠过,雷狮有那么一会儿感觉到一种光怪陆离的恍惚,他条件反射地转过头去看安迷修。

安迷修正把手指点在玻璃上,似乎是在隔着玻璃逗里面五颜六色的小鱼。雷狮觉得很好笑,安迷修这个人一看就是很喜欢小动物的类型,他以后很有可能会想养一两只小狗小猫,结婚了的话…

雷狮突然想不下去了,一股熟悉的烦躁袭击了他,他站在前面,催促安迷修快点往前走,安迷修以为他等急了,很不好意思地朝他小跑过来了,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容。

雷狮突然有点不能直面安迷修的笑脸,他只能选择低下头来快步往前走。安迷修跟上了他的步伐,关切地在他的身边询问他,“雷狮,是生气了吗?”雷狮过长的额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安迷修读不懂他的情绪,只是感觉到他需要安慰。他于是伸出手来,轻轻揉了揉雷狮的头。

雷狮显而易见地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狠狠拍掉了安迷修的手,捂着头巾,一下子抬起头来。他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睛终于又露出来了,安迷修惊讶地看着他的眼睛,他看到了一双受伤的眼睛。

受伤这个词语或许和雷狮格格不入,他理应生来勇敢、坚强、没心没肺,可此刻他看到的眼神却近乎哀情,赤裸裸地泄露了心事。安迷修的胸口随之一紧。他从没想过雷狮会在他的面前失态,他觉得自己像是很卑劣地窥探了雷狮的秘密,尽管他并不知道那秘密是什么。

雷狮先一步恢复了正常,可他忘了对安迷修说垃圾话,只顾得上低着头继续往前走了。安迷修追上了他,一语不发地跟在他身旁。雷狮知道这是安迷修的温柔,可现在他是这么痛恨这种温柔。

回去时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这件事,雷狮想着熬过了这一天,他和安迷修就彻底地一刀两断,可在临分开时安迷修却拉住了他的手腕,支支吾吾地问他愿不愿意明天和他去坐摩天轮。

雷狮一下子懵逼了,安迷修的情商刷新了他的三观。他现在非常确定安迷修是把约会攻略当游玩攻略看了,今天的水族馆可能是个意外,但再加上摩天轮,基本上就是那么回事了。

雷狮有些哭笑不得,他很想要嘲笑安迷修,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成,只是轻飘飘地答应了他。雷狮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毛病,他和安迷修这样拉拉扯扯的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可他无法控制地就是想霸占安迷修的时间。

第二天的氛围明显就好多了,他们坐在摩天轮上,脚下是整个城市的细枝末节。安迷修日子其实选得不太好,这天刚好是一周以来最热的一天,白花花的太阳光照进座舱,室内闷热得不得了。不过虽然很热,却并不腻,汗水会直接从头发尖上掉下来,很有种酣畅淋漓的感觉。雷狮感觉安迷修在偷偷看他,可能是在揣测他的心情,但他故意不去正眼瞧安迷修,只是从包里掏出两罐可乐来,扔给安迷修一罐。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接住了,对他道了谢。雷狮继续歪着头看窗外的风景,并且逐渐感觉到安迷修的目光也转向了外面的蓝天白云。

在这些方面这个男人还是很可爱的,雷狮心不在焉地想,慢悠悠地拉开了可乐易拉罐上的拉环。

这两天浪完以后他们回学校安分了几天,很快就迎来了小长假,雷狮有预感安迷修会再约他出去玩,可安迷修不仅约他出去玩,还把他的五天假期都承包了,雷狮几乎要觉得是安迷修占了他的便宜,再加上这几天佩利他们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他们一起去看了电影、逛了公园,把一切情侣该逛的地方都逛绝了。这本应该也是挺有趣的一件事,可雷狮却仍然时常感到烦躁,因为他头脑清醒,深知这一切都是安迷修为了艾比所做的牺牲。

假期最后一天安迷修带他去了游乐园,有了这一天的行程他们就真算是把“七大约会圣地”都玩遍了。天气很炎热,正好赶在盛夏的末班车,雷狮前一天晚上没有睡好,这一天又吃了不少冰淇淋,刚从过山车上面下来,有些招架不住。他找了处最近的座椅坐下,手肘支在膝盖上,手指紧紧地攥着前额濡湿的黑发,他听到耳边全是语义不详的喧哗,只觉得吵闹,吵得他头疼。雷狮现在难受得要死,很想在这条长椅上坐到地老天荒,却突然从喧哗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有一个声音从茫茫人海中跳脱出来,关切地叫他的名字,“雷狮,雷狮。”

“你还好吗?”

安迷修蹲下来,仰起头看雷狮。他的手里握着一瓶冰矿泉水。雷狮讨厌安迷修的目光,他一点都不想看见安迷修的目光,于是他把手里已经揉成一团的头发再往下拉,却仍然从指缝中看见了一点翠绿色的光。安迷修温柔而强硬地去掰雷狮的手指,想要看一看他的脸色,雷狮忽然就感觉忍无可忍。

“安迷修,你不准再糊弄我。”
——像以前一样,和我吵架,和我置气,这都可以,只是不要再这么温柔了。

雷狮太累了,累得不想再和安迷修周旋,那之后的第二天他主动找上了安迷修,把材料借给了他。

“你赢了,安迷修,好好庆祝吧。”雷狮可能是没有睡好,无精打采的,和安迷修说起话来却依然不乏讥诮。安迷修愣愣地接过雷狮递过来的材料,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高兴。雷狮看着他那副完全状况外的表情,发现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拉住安迷修的领带把他一把扯过来,安迷修措手不及,差一点没跪倒在地。

“我说句难听的,安迷修,”

“我喜欢你。”

雷狮看着他的眼睛,目光笔直不加避讳,他的眼睛让安迷修头晕目眩,像是喝了三吨气泡酒一样,整个人都在上浮——

“就这样,你现在可以去找艾比了。”

“卧槽,”雷狮正准备潇洒地转身就走,却听见全校最文明的安大学霸爆出了一句脏话,“我也喜欢你啊!”他没走成,因为安迷修紧紧地抱住了他,用了十分的力气,雷狮被勒得胸闷气短,忍不住打了安迷修一拳,但安迷修说什么都不肯撒手,“我真的喜欢你!材料也好艾比也好只是我约你出门的借口而已!”

雷狮后知后觉地想起这段时间安迷修确实没有一字提到过材料的事。他忽然感到十分无力,另一种意义上的疲惫涌上心头,于是他不再乱动,静静地把思绪纷繁的头颅靠在了安迷修的肩膀上,真心实意地说了一句,“蠢货。”

/
凯莉:“你要追雷狮?那简单,你把他约出门…带他出去约会,随便用什么借口都好。告白的事情你不用操心,雷狮的话呢,他要是喜欢你肯定会开口啊,哪像你这么瞻前顾后。”

一直等送走了安迷修,坐在旁边看着书充当吃瓜群众的格瑞才发出质疑,“你这个方法真的可行吗?”

“管他的呢,像他们这种两情相悦的人来找我干什么,这根本就不是来咨询的是来虐狗的好吗,反正他们兜兜转转总会搞到一起的,这种家伙随便打发一下就好啦。”





End



评论(4)
热度(234)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