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人生不如一行波德莱尔

【安雷】心有所属

*AK梗。【准确来讲是我流AK梗,保留了主要部分,其余的大部分都被我改了xx
*原作paro
*看到很多太太都喜欢搞安狼雷猫的设定,我这里也跟一把风。
*是糖。

凹凸大赛生出一个变故。
听说有憎恶爱情的神使,对所有心有所属的暗恋者施下诅咒,他们会长出被暗恋者所偏爱的动物的耳朵,并且有30天的时间。假如在30天内他们能得到被暗恋者一个自愿的吻,诅咒会被解除,但被暗恋者和暗恋者会被绑定在一起,一生非彼此不可。可若反之,暗恋者就将彻底沦为动物,永受被困于野兽之苦。

安迷修在一个清晨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他跑到镜子前去看,棕黄中夹杂着白色的毛发,看上去有些像狗的耳朵,可没有丧气地垂下来,而是一直敏感地直立着,形状也比狗耳更小而精巧。安迷修不禁用手摸了摸,质感不算顺滑,反而有些轻微的扎手,他又把手绕到头发下面检查了一下,那双属于人类的耳朵还在。

原来雷狮喜欢狼啊。安迷修脑子里浮现出这样一句话。他不得不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坐回床上思考人生。或许是受到了动物本能的刺激,他条件反射地想起了雷狮那张脸,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紫色眼睛,眼尾上吊,内眼角尖长,眼珠大而明亮,颜色不深。白日里在光线下透彻得像一汪浸润着星河的湖,夜晚则会发出淡淡的荧光。完全是一双猫的眼睛。安迷修想了想,决定还是要去找一找雷狮,就当是撞撞大运。他平时跟雷狮之间似乎存在万有引力,走在路上也总能看到雷狮行凶。可当他真的一心一意要找到雷狮的时候,事情就不那么容易了。安迷修对雷狮的行踪毫无头绪,最后只能一路向东,往雷狮的老巢奔去。

他还没到万象之森,远远就看到一串熟悉的身影,是雷狮海盗团的人。他们大概今天还打算去狩猎。安迷修没敢贸然打扰雷狮,就在就近的灌木后面藏下了,雷狮一行人的足音和语音都渐近,安迷修不禁有些紧张,他谨慎地伸出头去,想看看雷狮。

雷狮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一副随性的样子,穿紧身衣搭帽衫,头上扎一条印五角星图案的宽头巾,脑袋上没有长耳朵。看到这情景安迷修倒没有多大感触,反而心如止水,他知道所有心有所属的人在此时已经全都把心思明晃晃地彰显在脑袋上了,雷狮一尘不变,说明他并没有烦恼,那安迷修也没有理由再去打扰他。他也知道雷狮纵使真有心仪的对象,也必然不是他,可他终究还是来了,算是对自己一点可怜的自救。安迷修难说自己心里真没有失望,但他觉得这对雷狮来说一定是最好的,那四舍五入也算是对自己最好的结果。他抱着一些骑士的忧郁在原地坐了很久,这才慢慢地原路返回。安迷修已经下定决心了,他在这30天里绝对不会去找雷狮,最好足不出户,隔绝一切偶遇的机会。

然而安迷修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他无法做到整整一个月闭门不出,还是拎着冷热流进了家附近的小树林。师傅常对他说习剑术之人多有君子之风,练剑可使人凝神静气。安迷修也想凝凝神静静气将过多有关雷狮的念想从脑子里赶出去。谁知他刚进林子没多久,招式都还没摆齐,雷狮海盗团的头子就向他劈面杀来,倒像是蓄谋已久。安迷修拿剑挡了一下,轻易卸了雷狮那股力,看上去雷狮没有真与他厮杀一番的意思。

雷狮扬起下巴冲他笑了笑,“安迷修,你头上那是什么?狗耳朵?”

安迷修此刻没心思与雷狮置辩,他抬起剑轻轻将雷狮的雷神之锤拨过去,雷狮没有与他纠缠,“不打么?”

“你不也没想打吗。”

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回去吧,别在这看我笑话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与疲惫,带那么一点儿不易察觉的温柔,情绪饱和得能挤出水来。雷狮冷眼看了他一会儿,低下头拉了拉前额的头巾,嘴里念了句“没劲”,转身走了。安迷修目送雷狮渐行渐远,一时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兴致,他看了看他手里的两把剑,沉默地回了家。

之后安迷修也没再刻意压迫自己,他恢复了打怪刷积分的生活模式,算是有始有终。只是令他意外的是这期间他一次也没碰到雷狮,他一个人就将要按部就班地混过这个八月,不过他在最后一天的时候福至心灵,突然觉得自己不能不明不白地走了,好歹得让雷狮知道他喜欢他。

安迷修带着一身骑士的傲骨要向雷狮表白,感觉相当视死如归。他从早上起就出发去找雷狮,以往跟雷狮的默契却几乎荡然无存,他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寻找雷狮的踪迹,最后在傍晚的时候险之又险地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时风很大,雷狮长长的头巾被扬起来,他皱着眉头看他,眼神晦涩不明。安迷修大口喘着气,清晰地听到自己胸腔里有力的跳动,他们沉浸在一种诡异的对峙里。

“雷狮,”安迷修自认自己是想不出什么更浪漫的句子了,“我喜欢你。”

雷狮似乎被吓到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安迷修只觉得风吹得他眼睛疼,他用手背揉了揉,没有泪水,只有干涩的盐分聚集在眼周。他依然能很清晰地看见雷狮,那身影清晰得像用笔描画出来的,清晰得近乎失真。安迷修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今天、包括以后都栽在雷狮身上了。雷狮却突然缓缓向他走来。

“安迷修,把你的脸伸过来,我亲一下。”

“不可以,我不能用这种方式强行绑定你,而且你…”

“安迷修你喜欢猫吧。”

安迷修怔愣着点了点头。

雷狮摘下了头巾,露出一对藏得严严实实的猫耳朵。

End
——————————
雷狮:原来你那个是狼耳朵啊?
安迷修:对啊。
雷狮:黄毛的狼?明明看上去那么像狗。
安迷修:…
雷狮:你别说,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会长马耳朵


评论(22)
热度(269)
©东坡肘子_不会换头像哭唧唧 | Powered by LOFTER